• 主页 > T逸生活 >突发危机灾难易重创心灵黄龙杰辅导灾民走出阴影 >

突发危机灾难易重创心灵黄龙杰辅导灾民走出阴影

突发危机灾难易重创心灵黄龙杰辅导灾民走出阴影所谓“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旦夕之祸福”,在“世事无法尽如人意”的现实生活里,虽然人人都希望过着国泰民安和安居乐业的生活,奈何人生无常,危机不时潜藏于生活之中,尤其是那些出乎意料之外的突发危机更是经常让人束手无策。台湾心理师黄龙杰是在美国弗吉尼亚大学谘商师教育所考获硕士学位,目前,他同时担任中华航空、长荣航空、台北捷运公司的特约心理师,以及台湾中仑联合诊专任心理师等多项职位。他曾于1999年到美国的南达科塔大学修习灾难心理卫生课程,而当年9月21日,台湾即发生大地震,于是,他回台湾后便马上把在美国学得的灾难心理卫生知识运用于灾区,全情投入危机辅导和灾难心理卫生工作。过去逾10年,他经常深入不同的灾区,通过危机减压座谈会和安心服务来协助曾经心灵受创的民众走出创伤的阴影,重过新生活。 推广灾难后安心服务除了台湾,他也经常受邀到东南亚各国包括到大马演讲,以推广灾难后的安心服务,协助民众以适当的方法来应对危机。他说,每个人一生中或会面对的危机分为3种,即适应性危机、发展性危机和人生意义性危机。适应性危机是指意料之外所发生的危机,发展性危机是指可预知的危机,而人生意义性危机则指对人生缺乏目标的危机。“其中,适应性危机是家庭中最常面对的危机,该如何面对意料之外的危机经常成为人生中一项艰鉅的挑战。如家长获知孩子是特殊儿的事实、家庭成员突然精神失常,或是家中的长辈突然中风或患上失智症等,这些在意料之外所发生的事故往往都会使人措手不及,这类适应性危机也会对家庭造成长期性的负担。“除了上述例子,若一家之主不幸因工业意外而受伤并失去工作能力,也会使家庭成员因家庭经济失去依靠而产生焦虑感。由于复健时间漫长,也造成许多家庭成员的负担,这些适应性危机对患者和家属都造成身心上的煎熬。”他披露,当一个家庭中出现适应性危机时,无论对当事人或家属来说都是一项挑战。患者可能因突然患病或意外受伤而在身心上承受着莫大的痛苦,家庭成员则可能因为患者无法工作,或必须支付患者的医药费而承受沉重的经济负担。“此外,当适应性危机出现在一个家庭时,其中一名女性家庭成员往往被迫牺牲,可能必须在下班后照顾有身心障碍的儿童或老人,使得她们必须经常在家庭与工作之间奔波而如蜡烛两头烧,或是得辞去工作在家当照顾者。照顾者可能会因负担太重而出现忧郁或抗压性低弱的现象。”以不同方式辅导不同宗教者如果是社会中发生突如其来的适应性危机,例如地震或大水灾,那幺,所牵涉的範围就不仅仅只有单一家庭,而涉及者必定还包括政府和社会各方面。黄龙杰说,一旦发生大型的适应性危机,政府、非政府机构和宗教团体等相关单位可启动涵盖生理、物理、伦理和心理上的援助,并以有效管理机制来应对。“生理上的援助是指一旦有突发灾难,那就得立刻展开救人行动,即刻提供受灾的灾民医疗上的支援,还有供应粮食给灾民充饥。接着,就是提供物理上的援助,如把灾民安置在安全的环境里,以及协助疏通灾场的道路,并协助恢复水源和电源供应,还有提供棉被和衣物给灾民,以及协助灾民重建房子。然后,才协助灾民寻找失散的亲人,让灾民与亲人团聚是很重要的伦理上的援助,使灾民与亲人之间在面对适应性危机时能互相支持和鼓励,获得心灵上的慰藉。”他说,有一些灾民可能会面对找不到失散亲人的情况,这时,他们的心里肯定非常焦急和难过,因此,心理上的支援更是不能少。“当人们因灾难发生而与家人失散时,心里多数都感到很无助,不解何以不幸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因此,灾场的救援人员可以从宗教信仰方面来提供灾民情绪上的支持,例如若灾民是佛教徒,可通过与灾民分享因果论来减少其失去亲人的悲恸。如果灾民是信仰基督教,则可解释此意料之外的危机乃是上帝的旨意,以减低灾民的悲伤。以上4种援助即生理、物理、伦理和心理都必须要有有效的管理方式才能达到效果。”日设老人关怀中心代照顾年长病患黄龙杰以家中年长者突然患病或行动不便为例子说,由于此类适应性危机经常发生在一般家庭之中,因此,在亚洲国家中,人口老龄化情况严重的日本是最先开始设立老人日间关怀中心的国家。“一般人可在上班之前,把患病或行动不便的家中长者送到老人日间关怀中心内,以交由中心内的工作人员照料,待下班后再到中心接长者回家。老人日间关怀中心不但可减少患病老人一味依赖孩子的习性,同时也可让患病老人的家人无需为了照顾老人而迫牺牲,如辞去工作在家成为全职照顾者,同时也可以避免照顾者因为牺牲自己的事业,在缺乏人生目标下面对人生意义性危机。”他说,当一个家庭成员突然面对适应性危机时,这不但是一个家庭的问题,也是整个社会的问题。因此,其他家庭成员可以一起分担照顾病患或行动不便的老人的责任,或是寻求慈善机构的援助,而不一定得牺牲自己的事业以成为全职照顾者。“如果有家庭成员已经成为照顾者,那幺,他可以过来人的身份成立支援团体,举办读书会和联谊活动等,邀请其他同样得照顾家中老人的照顾者一起参与,让大家得以互相交流和支持,如此可避免照顾者因长期在家中一肩扛起照顾老人的重任,并在其他家庭成员不了解其处境的情况下变得怨天尤人,继而陷入受害者的情境之中。”他披露,支援团体将面对同样危机的人聚在一起互相支持,得以有效产生疗癒心理的作用。“那是因为有些人在面对适应性危机时,因无法一个人应对,而可能会藉酗酒来逃避问题,参与支援团体将有助他们藉由与面对同样危机的团员们互相分享经历来疗癒情绪。”办活动转化灾民心情黄龙杰说,当一个社区突然发生灾难之后,整个社区难免会处于死气沉沉的氛围里,此时除了协助社区重建硬体设备,举办团体活动来帮助灾民转化心情也有助于缓和灾区沉重的气氛。他披露,集体活动如哀悼会,或是宗教活动如法会和祈福会,都可协助灾民通过集体缅怀已故亲人的方式来纾解悲伤。“举例来说,美国911袭击事件之后,当地政府、遇难者家属和民众每年都会在9月11日举行集体悼念仪式,这有助于众人面对并接受事实,藉由集体的力量来缅怀已故遇难者生前的付出,歌颂其生前对社会的贡献,将能协助家属和民众转化内心的伤痛,减缓悲伤和恐惧。”“还有,举办艺术活动也有助于转化灾民的心情,例如在灾难发生后一週年通过举办摄影展,将灾区一年前后的变化拍成影相展览,也有助于人们对照灾区前后的改变,从而对灾区重建抱有希望。或者通过戏剧演出重演灾情片段,让灾民藉由观赏戏剧来面对事实,从而得以摆脱阴影,有助于达到疗癒心灵的作用。“反之,灾民可能会一直处于悲伤的情绪里,而难以从阴影中挣脱出来。此外,举办读书会也可提升众人的防灾知识,或协助转化灾民的情绪,或通过举办运动会等体育活动来凝聚灾民的力量,共同为重建灾区而努力。”/刘楚珊 2016.11.18‧2016.11.1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