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T逸生活 >【北海道实访】从被排斥到评比第2名缓慢民宿这样打入日本 >

【北海道实访】从被排斥到评比第2名缓慢民宿这样打入日本

【北海道实访】从被排斥到评比第2名缓慢民宿这样打入日本

刚下过一阵雪,薰衣草森林企业创办人林庭妃带着我们和几个马来西亚客人走在11月底、气温零下4、5度的北海道美瑛町。

沿着白桦树林缓行,雪深已及脚踝。来自热带的马来西亚客人裹着厚重雪衣、雪靴、毛帽、围巾,脸颊冻得发紫,却止不住兴奋四处踩雪留脚印。林庭妃也吸着红鼻子:「现在雪还不够厚,若是1月份来,还可以玩扑雪,在雪地上躺出人形。」

下一秒,林庭妃大叫:「狐狸!」我们转身,10公尺外一只中型犬般大小的橘黄小兽正也好奇地与众人对望;这童话故事般的场景实在太梦幻,待我们回神想拍下牠的身影,牠已消失在一望无际的雪白中。

这一天,林庭妃特地陪同我们实地走访薰衣草森林企业旗下的北海道缓慢民宿,从最初如何买下民宿,到被当地人排斥到终于融入,娓娓道出6年来在北海道美瑛展店的点滴。

寻薰衣草故乡 赴日开民宿

「薰衣草森林成功后,我和慧君都希望能『回到』薰衣草故乡开民宿,但法国普罗旺斯太远,北海道富良野同样有大面积薰衣草田,加上我们更喜欢富良野隔壁美瑛的宁静,所以我们一直梦想着要把缓慢开到美瑛来。」林庭妃说。

她们原想要买下一个加拿大人在美瑛盖的房子当民宿,恰巧听说附近有另外一间景观更好的民宿要卖,便透过仲介接洽,几经洽谈后,才获得屋主首肯让渡。

北海道缓慢的双人房,格局是原屋主村山先生设计,现加入缓慢常见的抱熊可爱元素。林庭妃带着马来西亚客人漫步在美瑛,沿途介绍北国冬天特色。

「日本人有二次退休,一次是职场退休,另一次是完成梦想后真正的退休。缓慢的原屋主村山先生来自东京,在美瑛开民宿一直是他的梦想,他和太太也真的于职场退休后,在北海道美瑛监工盖房子、亲手种花木,筑起心目中的民宿。」

林庭妃记得,起初村山先生对台湾人想接手他的民宿也有疑虑,但听她们谈及对美瑛的喜爱,和在台湾经营薰衣草森林的种种,最终决定让她们来延续他的梦想。

2010年,台湾缓慢民宿以7千4百万元日币,买下佔地2百多坪的2层木造楼房,将原本名为「僻静」的民宿改为「缓慢」(Adagio),正式将版图扩展到日本,也是第一间台湾人在北海道经营的民宿。

「当时慧君已在接受治疗,而我也决定接受肝脏干扰素治疗。」原来,林庭妃曾罹患猛爆性肝炎,肝指数达三千多,一直活在肝癌威胁中,「但我们都希望能再度于北海道圆梦,开幕前也和公司伙伴一起来刷油漆、种香草。」

曾遭受居民拒斥 买不到食材

她们特地送日语检定N2合格的台籍管家前往服务。「我们不想伪装是日本人,而是希望把台湾缓慢『慢一点让灵魂跟上』、『给客人家的感觉』的经营理念带到北海道。」

林庭妃偶尔前来处理事务和探视驻地伙伴,也要学着刬雪和雪驾等技能。

「我们先在日本成立公司,帮台湾管家们申请工作签证,再让他们去上消防、卫生法规等等课程,还训练他们雪地驾车、採买食物、简单维修、照顾植物、劈柴等等。民宿内固定管家有三位(须轮流返台受训),轮派管家一位;旺季则有打工换宿的工读生支援。」

「但儘管我们尽量保留村山先生经营时的风貌,只做家俱汰旧换新和重新粉刷,台湾人要到美瑛经营民宿的消息传出,当地民宿业者和邻居还是很不安。」林庭妃坦言:「美瑛人对台湾人的印象是『很随性』,他们很怕我们和客人会破坏这儿的宁静。」

另一方面,当地厂商也不愿出售食材,「日本人做生意也讲究人际脉络,若无推介,你去买食材,他们会礼貌接待你,却不会卖你。」还好,新社多年前曾与富良野缔结姊妹城市,富田农场当时的总经理、北海道观光大使浦田吉曾到薰衣草森林参观,对二个女生留下深刻印象,「透过浦田先生的推荐,蔬菜、水果、肉品厂商才愿意卖给我们。」

与邻居的互动,则是在「实战」中磨合。「常有华人游客为取景而踩踏进农田,让附近农夫很生气打电话来要求处理,渐渐地,他们发现我们很努力在宣导观景礼仪,就算不是我们的房客,管家也愿意去帮忙翻译,反而觉得我们帮了他们大忙。」

和邻居当朋友 成台日桥樑

去年,缓慢美瑛被日本最大订房网站Jalan评比是全北海道第2名,客群也从刚开始台湾客达6、7成,转变为5成是台湾客、3成是日客、2成是星马港澳客人。

当初帮忙引荐的浦田吉也说:「前几年来北海道旅行的台湾人有变少趋势,缓慢的设立反而带进更多台湾旅人,成了台日间的桥樑。」

说着说着,门外响起おはよう(日文:早安),原来是附近的日本邻居太太冒雪送了马铃薯来,而林庭妃也回赠台湾啤酒当伴手礼。我们和在当地住了十五年的日本太太聊起前后任屋主的差异,她说:「前屋主经营时,客人都是日本人,现在台湾客人多,但因缓慢很努力想融入美瑛,邻居都从不安到和管家们变成朋友。」

住在附近的日本太太与缓慢管家相处融洽,还冒雪前来送马铃薯。北海道大使、富田农场前总经理浦田吉被缓慢民宿视为贵人。缓慢前进北海道后积极融入当地,图为林庭妃领着管家群拜访帮民宿房间打造木製钥匙圈的铃木工坊。

日本太太的话,让我想起第一天抵达美瑛车站时约是傍晚六点多,在日照时间短的北国已是天色漆黑,但缓慢管家冒雪来接我们,回程却刻意不经过这位日本太太的家门前的马路。林庭妃说:「美瑛很多人都是喜欢宁静而从外地移居而来,所以我们尽量不开车经过他们家门前,特别入夜后更不希望打扰到他们。」不说破的贴心,日本邻居看在眼里,也一点一滴建立起友谊。

日本太太离去后,林庭妃又领我们步上美瑛缓慢二楼,说道:「这些都是原屋主村山先生收集的画作,我们全帮他保留着。」

当初买下此栋建筑物时,她曾告诉村山先生可随时回来看看,「有一年,村山先生带着他逝去太太的照片回来住了一晚,看到我们连他当时为太太种的金盏花都照顾得很好,激动得不得了,一直跟我们说『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日文非常谢谢)。」



相关推荐